法律援助

3年历经两次仲裁三次诉讼 律师法律援助讨回公道残疾保安艰难讨回工伤赔偿
发布时间:2015-12-17 ??浏览:5394??

? ? ?为了讨要一份工伤赔偿,残疾保安温振其和他的妻子,3年间历经两次劳动仲裁、一次工伤鉴定、一次行政复议、三次诉讼,在农民工法律援助站时福茂律师的义务帮助下,打赢了这场工伤赔偿官司,并最终拿到了13万元的赔偿款。
? 此时,47岁的温振其,沧桑的脸上已无太多的喜悦,对他来说,不仅是这场官司的艰难过程不堪回首,而且,左手已是终生残废,以后很难再找到工作。拿到赔偿款,他和妻子离开了那间租住3年的9平方米小屋,同时也含泪告别了充满辛酸回忆的京城……
? 时律师告诉记者,温振其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有许许多多的农民工在个人维权过程中,或者被复杂的法律程序、旷日持久的官司拖垮,或者官司虽然打赢了,却因雇主拒不执行而无法讨回分文的赔偿金。

? 值班保安被打致残
? 3年前,温振其还是一位年富力强的保安队长。他是河北省南和县人,曾在北京当过6年武警,36岁那年因家境贫困,带着全家人的期望重返北京当保安,把微薄的薪水寄回老家,让家里宽裕一些,孩子能上得起学。
? 2005年,被保安公司派驻到海淀区某啤酒屋的温振其,接到公司的调回通知。他因老实本分受到啤酒屋老板的挽留,便决定留在这里当保安队长。但他没有想到,这个挽留他的啤酒屋,日后竟会成为他难以回首的伤心地。
? 当年3月21日凌晨,温振其在单位保安室值班的时候,外号叫“小白”的同事醉酒后闯入值班室将温振其砍伤。受伤的温振其被送往医院救治,医生诊断为:“左尺神经和左手肌腱完全断裂,左尺动脉完全断裂、左正中神经完全断裂……”这意味着他的左手将终生残疾,再也当不成保安了。
? 温振其住院十几天后,因啤酒屋老板仅拿出1.4万元医疗费,不再承担任何费用,只好提前出院。
? “抓住凶手,才能赔钱治病。”温振其的妻子从老家赶到北京,每天都去派出所问情况,一个多月里走坏了3双布鞋,可一点音讯都没有,夫妻俩陷入了困境。
? 在好心人的指点下,温振其得知,上班时间受伤可以获得工伤赔偿。他和妻子找到劳动部门,要求进行工伤鉴定,却被迎头泼了一盆凉水。劳动仲裁委员会以证据不足为由,不能确定温振其和啤酒屋之间的劳动关系。
? 温振其不服,想到法院告状,却支付不起律师费。2005年10月18日,温振其来到北京市农民工法律援助站求助,时福茂律师帮他们办理了法律援助的手续,并义务承接了此案。

? 工伤认定后单位被注销
? 在受理案件的当天,时福茂律师在法律援助站召开了“疑难案件研讨会”,经大家讨论分析一致认为,此案缺乏直接证据,派出所的立案回执单、温振其的住院病历、保安公司的证言均不能直接证明温振其与啤酒屋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 次日,时律师到公安机关查阅办案民警的调查笔录及相关证明材料,但公安机关不予提供任何材料。他又到医院取证,发现病历资料上有啤酒屋工作人员的签字。
? 2005年10月20日,时律师出庭参加庭审,向法庭提交了温振其在第二炮兵医院的住院病历。但啤酒屋的代理人不予认可。时律师当庭申请法院到公安机关调取办案民警的调查笔录,获得了法院的同意。
? 庭后,法院调取了海淀公安分局东北旺派出所对啤酒屋的经营人刘某、投资人彭某所做的询问笔录,二人在接受询问时均称,啤酒屋的保安温振其被另外一个员工“小白”砍伤。
? 2005年12月29日,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东北旺派出所对啤酒屋的法定代表人彭某、经营人刘某所做的询问笔录,明确表示温振其系啤酒屋的保安员,温振其受伤后,刘某又负担了温振其的医疗费用,上述事实可以认定温振其与啤酒屋之间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
? 认定事实劳动关系的一审判决生效后,温振其立即向海淀区劳动局提交了生效判决并申请确认工伤。
? 2006年4月25日,海淀区劳动局出具《工伤认定结论通知书》,认定温振其履行工作职责时受到暴力伤害,符合工伤认定范围,属于工伤。经劳动鉴定委员会医疗专家组鉴定,温振其已达到伤残四级的标准。
? 温振其随后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要求啤酒屋支付工伤保险待遇。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啤酒屋的老板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已向工商部门申请,注销了啤酒屋的营业执照。

? 两场官司打赢黑心老板
? 2006年7月,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啤酒屋已经注销为由,不予受理温振其讨要工伤保险案。温振其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支付工伤保险。
? 2006年7月27日,时福茂律师代理温振其,向海淀法院再次提起民事诉讼。因啤酒屋已注销,故被告只能是啤酒屋的投资者即法定代表人彭某。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及劳动法相关规定,温振其的诉讼请求为:“停工留薪期工资17000元及经济补偿金4250元、一次性工伤保险待遇9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及交通费2301元,后期手术费30000元。”
?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啤酒屋投资人彭某又以不同意劳动局的工伤认定为由,向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彭某认为温振其受伤是在深夜,系下班时间,且非因工作原因被他人致伤,劳动局作出的工伤认定结论应予撤销。
? 由于彭某提出了行政复议,所以法院对温振其提起的要求彭某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诉讼中止审理。
? 2006年9月14日,经过海淀区政府的行政复议,劳动部门工伤认定的结论予以维持。行政复议决定生效后,海淀法院于2006年11月恢复温振其提起的要求彭某支付工伤保险待遇诉讼案件的审理。
? 2007年2月1日,海淀法院开庭审理查明:温振其系啤酒屋的保安员,2005年3月21日凌晨3时许在值班室值班时被他人打伤。啤酒屋系彭某投资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2005年12月彭某向工商管理部门申请办理注销登记时出具的清算报告中,彭某承诺:“啤酒屋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各项税款已缴清,没有拖欠职工工资,如有问题,由投资人全权负责,承担无限责任。”
? 2007年3月1日,海淀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彭某向温振其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保险待遇、工资及经济补偿金等共计131851.2元。

? 伤残3年终于拿到赔款
? 这时已距事发两年半了。经过温振其夫妻的奔波,警方也抓到了凶手“小白”和另一名同案犯。时福茂律师又帮助温振其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凶手赔偿后续治疗医疗费等26万元。
? 2007年8月4日,法院作出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小白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另一嫌疑人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小白和另一嫌疑人赔偿温振其经济损失8万多元。
? 虽然温振其所打的官司都胜诉了,但因为啤酒屋已被注销,法院没有查明老板可执行的财产,而凶手在监狱服刑,因此直到2008年,他连一分钱赔偿金都没拿到。
? 2008年1月5日,时福茂律师再次接待温振其及其妻子,办理了申请法院执行的法律援助手续。
? 2月4日,时律师去法院询问温振其执行案件,得到的答复是执行难度很大。此后两个多月过去,案件执行一直没有结果。
? 时福茂律师只好请求农民工法律援助站主任佟丽华出面协调,经过法援站的努力,1个多月后温振其得知,事情有了解决的眉目。
? 在北京奥运会召开前夕,温振其终于从法院拿到了13万元的执行款。8月12日上午,温振其和妻子给佟主任和时律师送来了写有 “维护公平扬善退恶、仗义执言济困扶弱”的锦旗。
? 在温振其因工致残3年后,案件终于了结。“以后只要不签劳动合同、不办工伤保险,就绝不去打工,一旦发生工伤事故,索赔太难了,我们耗不起啊!”他深有感触地说。(本报记者 王蔷)


365bet app_365bet亚洲官网版_365bet体育论坛地址:个旧市五一路63号?
邮箱地址:gjszgh163@163.com?

滇ICP备10000121号